黄片污

   在建造屋舍这件事情上,郑秋可不会专断,自己不懂建造房屋的要点,瞎选位置肯定会出问题。

   他让守卫们把逃走的工匠都叫回来,然后让有经验的工匠挑选建造位置。

   “我要求建造成排成片的屋舍,供访客居住。

   楼层要多,房间要大,运送日常用品和清理污物要方便。

   至于花园水榭、雅致风景,这些休闲的东西倒不需要。”

   工匠们可不管谁是老板,只要给钱,他们就愿意干活。

   记下郑秋的要求后,几名头发花白的老工匠立即蹲到地上,对着地形图研究。

   他们在塔子山各处铺路盖屋,对山峰的情况也极为熟悉。

   一边研究一边商议,大约四炷香之后,他们标出几个合适的位置给郑秋看。

   其中有两个位置在接近山顶的区域。

   郑秋并不想让访客住到塔子山上半部分,于是选择了三处石崖下的区域,让工匠们建造屋舍。

   既然要开药材店,那当然需要存放药材的仓库,一番商议后,仓库就定在山顶西侧位置。

   清新妹子自由放飞心情

   还有七七八八的炼丹大殿,筛选与加工药材的大殿,伙计和守卫居住的房屋,以及最重要的售卖大殿。

   花了一整天时间,给所有能想到的建筑定下位置、设计好样式,郑秋才放心地让工匠们散去。

   建造房屋是普通人的事,那剩下的,则是修炼者所要做的内容。

   宇轰和豪千搬出几块人头大小的灯石,用气劲将其点亮,柔和的光线填满殿厅,将昏暗驱逐至角落。

   修炼者指的自然是守卫们,他们要做的事情说起来容易,实际做起来却相当麻烦。

   既然要开药材店,光靠郑秋一个人用气劲催熟药材怎么够。

   所以守卫们要在山峰各处开垦药田,用带阵法的竹管从附近河流里引接水源,确保每块药田都能被灌溉到。

   除此之外,守卫们还要在塔子山各处布置阵法、陷阱、机关,把这座山打造成铜墙铁壁。

   郑秋不指望这些低级阵法、简陋陷阱,和杀伤力糟糕的机关,能拦住气华境以上的修炼者,但这些东西对付偷鸡摸狗的小贼却很有用。

   而且郑秋让守卫们布置的阵法与陷阱,大多会释放出强烈亮光和声响,能起到警示作用。

   商议道天空蒙蒙亮的时候,大家终于把所有要布置的点部定下。

   郑秋看着那些打哈欠的守卫们,挥挥手让他们回去休息。

   “坎池,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天地晶?”

   坎池不假思索地回答郑秋:“有十八万六千五百三十天地晶,还有一部分换成了银两,总共三千一百七十两白银。”

   郑秋明白坎池用天地晶换银两的目的。

   那些搭屋舍、铺道路、做家具的工匠们,都是丰收镇的普通人,雇普通人干活支付金银最划算。

   郑秋点头说道:“这些钱足够了。

   宇轰、宇鸣,你们去镇子上再搜罗一些阵法和符纸,我分给守卫的数量还太少。

   坎池,你去丰收镇的乾云宗驿站跑一趟,购买各式各样的药材种子。

   驿站没有就登记,让乾云宗的人从别处运过来。”

   接着郑秋从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,递到浑身肌肉的粗壮汉子面前:“豪千,这上面是丰收镇的一个地址。

   你按照地址,去找一个叫做虎柳的人,年纪不大、稍稍有点胖,把他叫到山上来。”

   豪千没想到自己和郑老板才见面一天,郑老板就如此信任自己。

   原本还以为要跟着郑老板端茶倒水一年半载,郑老板才会分派事情给自己做呢。

   他赶紧接过纸条,啪啪拍响胸脯回答:“郑老板您放心,我一天里面把这个虎柳叫上来,就算绑也要把他绑来!”

   吩咐完事情,轰鸣兄弟等人纷纷离开山峰,只剩下郑秋一个人站在殿厅内。

   他缓缓迈步走到大殿门前,举目眺望空旷的草地,远方的浮云。

   一阵畅快的感觉油然而生,让人经不住仰头轻喝。

   过了这么久,终于有一块自己的地盘了。

   在这座山峰上,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,没有任何束缚,也没有紧紧注视的目光。

   在大荒孤城压抑了这么多年,郑秋突然感到此刻自己的身心是那么放松,如天空中长袖般的云带,随风缥缈轻舒。

   在这种极其放松的心态下,郑秋眼前的景物正浮现出星星光点,耳畔微风拂过草叶的沙响也缓缓清晰。

   他知道,自己的精神力量,居然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一点点增强。

   闭上眼睛,他想让自己保持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中,借天赐的机会锻炼精神力量。

   也不知过了多久,郑秋发现这种奇妙的感觉在效果。

   似乎自己刚才那种轻松愉悦的心情,正缓缓平复,增强精神力量的效果也随之消失。

   他想要重新进入那种状态,但无论怎么调整心态都做不到。

   叹了口气,这种突如其来的状态,就像河里游窜的鱼儿,跑掉了就再也抓不回来。

   郑秋抬头观察太阳的位置,时间应该临近中午,也就是说自己在这个奇妙状态下,修炼了将近三个时辰的时间。

   看着空荡荡的草地,郑秋突然想起一件事,那匹被自己收服的蛟马,还养在丰收镇外围呢。

   如今自己有了地盘,便可以把蛟马带回来,它块头大、力气足,为药材店驼货物倒是不错。

   不过那两个养马的修炼者,到底把蛟马带哪儿去了?

   自己当时疏忽,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问,看来还得花力气去寻找。

   郑秋运功感知天地之力,接着念动缩地成寸口诀,施展法术跨入闪光中瞬间消失。

   丰收镇有一条叫做腥味街的街道,按照镇子内约定俗成的叫法,这条街其实应该叫做南二十二街。

   之所以被大家叫做腥味街,是因为这条街上有许多卖鱼、杀鱼的摊位,还有制作湖鲜美食的餐馆。

   从早到晚,鱼腥味时时刻刻都在街头巷尾弥漫。

   对于一些不喜欢吃鱼的人来说,这条腥味街就像泛着恶臭的烂肉,无论如何也不想靠近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