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国际版黄色

今天的信息量着实有些大,即使卫天行对此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依然感觉消化不良。

所以他准备带上自己的宝贝女儿,去尝试一番基地市最近突然流行起来的“臭屁醋火锅”。

醋可是个好东西,提神醒脑活血化瘀有助于消化。

脑子不灵光的时候熏一熏,据说有奇效。

“醋”这个东西,与“酒”相同,都是发酵的产物,就在几个月前,明光还见不到什么醋。

不光是因为糯米的绝种,还有几家大酒行的把持,轻易一般人也钻不到这个空子拿到适合在大灾变时代生存的菌种。

要说这个事,还跟山爷有关。

这货蛮不讲理的把某个倒霉酒楼给抄了家,不光掳走了酿醋的退休厨子,还把人家视为最高机密的各类菌种给顺手牵羊了。

当然,几个月前惨遭毒手的聚云楼,现在已然是老醋的第一批受益者。

毗邻清泉山的聚云楼地势极佳,第五层名为观海阁。

虽然这里做的是普通人的生意,那也是客似潮涌——要说聚云楼和温重酒没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,那是谁也不信的。

卫天行要了一道臭醋火锅,几坛好酒,便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宝贝女儿到来。

丸子头美少女治愈系纯美写真

十分钟后,一身藏青色长裙的卫青雨到了,

“爸,这什么味儿啊…你怎么叫我来吃这种东西?”

卫天行呵呵的笑着,满脸喜庆,

“臭醋,好东西好东西,别看这东西闻起来臭,可吃起来香啊。”

汤锅已经沸腾,酸臭味到处飘飞,很容易引得食客向着某些不太美好的画面联想。

臭醋火锅以臭醋、梅菜、酸菜、猪脚、排骨、猪肚等为底,稍经炖煮,便可从酸意中透露出潜藏的芳香。

“这东西最近在基地市很是流行,爸爸就想着带你来尝尝…听说这臭醋火锅美容养颜消乏解疲,最是适合女孩不过…咦,宝贝女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卫青雨满脸疲惫,连明亮的大眼睛都有些黯淡,

“靶场那面的事情有点多,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睡一个安稳觉了。”

卫天行把桌子敲的砰砰响,

“大金牙那个混蛋小崽子,有什么事是他解决不了的,还要辛苦我的宝贝,哪天老子倒要去瞧瞧他,好好帮这兔崽子松松筋骨。”

卫青雨勉强笑了笑,

“爸,你知道林愁小弟那次事故对吧?”

“恩,知道啊,怎么了?”

卫青雨皱眉,

“这一个月,就在靶场里接连三次出现了科研院的‘废品’活尸突然进化的情况,死了两人,伤了十几个。”

卫天行哦了一声,

“靶场不就是个给小孩子玩闹的地方,死了就死了吧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卫青雨道,

“那您见过零阶废物直接蹦到碎牙憎恶的例子么?”

“见…你说什么?这怎么可能!”

卫青雨捏着额头,

“就前天,一只零阶的活尸,缺胳膊少腿满身针孔是科研院实验后缝合伤的那种,走路都走不稳,一进了靶场,biu的一下给老娘来了个大变活尸,直接异化三次成了碎牙憎恶。”

卫天行狐疑道,“宝贝姑娘,你最近…是不是又把科研院那帮小心眼的家伙给得罪了,这是他们有人在给你上眼药呢吧?”

“…”

卫青雨皱着眉头,

“这么低级的恶趣味,他们还不会做吧?”

“嘿,宝贝姑娘我可跟你说,那帮死肥宅的世界你可是理解不了的,天知道他们能干出啥变态的事情来,我上次听老叶说,他们还拿进化者的尸体喂什么植物,啧啧。”

“啊??”

卫天行一边给卫青雨夹菜一边说,

“呵呵…”

“宝贝啊,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,非要弄那个什么靶场,你又不缺流通点,每天还要忙这忙那,图个什么。”

卫青雨哼了一声,

“难道你想让我像其它小姐们一样每天就是化妆品、皮肤、衣服、包包这些东西,然后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生一堆小兔崽子,这辈子就过去了吧?”

卫天行大手一挥,

“我胖爷的女儿,天下之大皆可去得!你想做什么就做,你开心就好…爸爸的意思呢,是你不要太累了,被这些不相干的小事折腾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当了。”

“爸,人家可是觉醒者呢,说什么呢…这个东西不好吃,味道太大了。”

卫青雨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,“还是林愁小弟做菜的手艺好,嘻,很久没去过了呢…还有冷涵这臭丫头,老娘主意出尽她居然还没有得手,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,笨死她算了!”

卫天行咳嗽一声,

“宝贝儿啊,那天你没看见吗?林小子,可把冷丫头惹急了,嘿,那一棍子下去…嘿嘿嘿…”

卫青雨恨铁不成钢道,

“就她这个性子,老娘就不信哪个男人还敢要她…哼哼,白费了老娘一番心血。”

卫天行道,

“从那天之后,我看林小子也完没有道个歉的意思嘛,冷丫头现在又被高炉抓到了炉山…见都见不着。”

卫青雨做了最后总结,

“两个都是白痴,没救了!”

卫天行嘿嘿的笑,

“这小子最近又弄了点好东西,宝贝姑娘你什么时候有空,老爹领你去吃霸王餐。”

“小弟估计会心疼的躲进被子里哭上一年吧,嘻嘻。”

……

燕回山,林家小馆。

“阿嚏,阿嚏~!”

正在后厨洗盘子的林愁突然间的两个喷嚏把四狗子吓得魂飞天外,生怕这位总是用打量火锅食材般眼光打量它的家伙暴起伤狗。

“咔嚓。”

林愁手里的盘子也飞了出去,摔成十七八片。

赤祇面无表情,

“老板大人,要不您还是别刷了成么,这已经是你摔碎的第十八个盘子了。”

林愁讪讪,

“娘的,是哪个龟孙偷偷骂本帅…本帅盘子多,不怕摔知道不!”

赤祇看着那一堆碎渣,撇嘴道,

“最后还不是要我来扫地。”

林愁无语,

“造反了真是,这个月工资奖金部扣光。”

大胸姐继续面无表情,貌似她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工资奖金这种说法。

林愁顺便一脚把四狗子卷出了厨房,

“厨房重地,闲杂人等与狗禁止入内,滚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