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软件有什么好用的

华重阳一路上想了很久,自己从未有过忘年交。

这次出来执行任务,也算换了一身装扮。

常年在在幽冥教中,也算是很居高位,四处奔波之时,多数时候也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幽冥教一路走来,灭掉的六叶以上高手,说多也多,说少也不算少。所以,他倒是担心自己被认了出来,有人来寻仇了。

陆州并没有着急回答华重阳。

而是感知了下天书的非凡之力,刚才那一掌,力量不强,大约有十分之一的非凡之力。

“老夫姓陆,来自蓬莱。”陆州一半胡诌,一半认真,“小友与老夫一位故友很像……老夫的确认错人了。”

认错了又怎样?

老夫要找的是于正海。

无巧不成书,陆州这个回答却让华重阳面色一喜——

“原来是来自蓬莱的前辈!多有得罪!”华重阳拱手道。

“你也知道蓬莱?”

微乳少女金黄色森林里漫步唯美写真

“何止知晓……”华重阳话说一半,又立马停住,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。

真是差点坏了大事。

陆州亦是心中微动,早知如此,就不瞎编什么蓬莱门了。出掌的时候也就不按照蓬莱的路数来了。

华重阳话锋一转,问道:“老先生来荆州所为何事?”

“找人。”陆州如实道,“小友来荆州,所为何事?”

一问一答,不吃亏。

华重阳说道:“找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双方的对话很机械,充满了不信任感。

这种情况在修行界中很常见。

华重阳有这样的回答,陆州并不感到意外。

就在这时……

天空中数名修行者御剑而行,朝着北方飞去。

清一色着白袍,速度极快。

华重阳抬头看了一眼,眉头微皱道:“衡渠剑派?”

他当下朝着陆州拱手:“老先生,我还有事,后会有期。”

脚下一踏,跃入半空中,跟着衡渠剑派朝着北方飞去。

陆州亦是奇怪……衡渠剑派,乃儒门几个大派之一。

再过去的很多年时间里,一向低调,如今怎么都出来了?

十大名门陨落以后,这些门派开始蠢蠢欲动了?

或许是因为砍莲时代开启之后,都在想方设法增加宗门的实力。

陆州没有多想,踏空而行,跟了上去。

力飞行!

华重阳御空飞行之时……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陆州果然追了上来。

他再次看了看前方的衡渠剑派众人,当即心中一动,姜还是老的辣,追得太紧,容易出事。

于是他放缓了速度。

“陆前辈,也要去荆州以北祭天台看热闹?”

祭天台?

陆州想起了云来客栈店小二的说法,说道:“正是。”

华重阳闻言,心中一动。

事情比想象中的复杂多了。

原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活祭,他这样的七叶高手,单独前往,便可以稳妥拿下。如今看来,有衡渠剑派插手,又有蓬莱门的陆前辈插手,并不简单。

相较而言,华重阳对蓬莱门更有好感。

儒门治天下,由来已久。

幽冥教打天下……自然会得罪很多在神都为官的儒门修行者。。

“陆前辈可知了解这次活祭之人?”华重阳再次减缓速度,使用罡气将所有的风浪挡在了外面。

“不甚了解。”

陆州巴不得减缓速度……

这谁受得了。

七叶元神的速度……他才一叶。

除非……使用白泽。

问题是,一旦使用白泽,不等于暴露身份了吗?

华重阳想了想,说道:“据说,此女来历不明,是个邪恶之人,有人说她来自楼兰,有人说她来自无尽之海。总之很邪门。她来之后,百兽侵袭,飞禽狂乱。在修行界看来,这是不祥之兆,理应活祭。”

说完这些,华重阳偷偷观察陆州的表情变化。

他需要确认,这位老人,不是跟他来抢人的。

陆州对这些当然不感兴趣……他的目标,当然是于正海。

“你会信这个?”

“当然不信!”华重阳摇摇头。

“……你是去救人?”陆州反问。

“……”

华重阳一愣,这老人不简单啊,没问出什么,倒是被反将了一军,“和陆前辈一样,凑凑热闹。不过,此女很特殊,好好的一条人命,就这么被活祭了,甚是可惜。”

“天下之大,人心叵测,能顺利度过一生,已是侥幸,何来心思怜悯他人?”陆州说道。

“言之有理,受教了。”

华重阳看向前方,哪里还有衡渠剑派的影子,便道,“陆前辈,不如加快速度?”

“不必。”

陆州淡然道。

华重阳仔细一想,也是,连忙点头道:“陆前辈大智慧,祭天台是死的,又动不了,何必跟着衡渠剑派那帮人。”

两人一路飞行。

不急不缓。

掠过了城外的一片丛林和河流。

便看到了古朴庄重,色彩单调严肃的祭天台。

就像是一座青色的水墨画似的。

祭天台并不大。方圆百米左右。清一色青石地板铺砌而成。

四角均有台阶。

祭天台中间,又临时搭建了一座高台,上面绑着十字木架,木架下方,堆满了柴火。

还真是拿活人祭祀?

“陆前辈,人有点多。”华重阳说道。

两人缓缓降落。

迈入祭天台的区域。

不少低阶修行者,蜂拥而至,围住了祭天台。

“杀死妖女!”

“杀死妖女!”

“杀死妖女!”

陆州和华重阳听到了人潮的呐喊声。

目光扫去。

身着白衣的衡渠剑派,部聚集在一起,没有参与呐喊。

左边还有一群身着道袍的修行者,与之对峙而望。

华重阳眉头一皱。

事情,果然变复杂了。

“小友,你为何皱眉?”陆州问道。

“人太多,嘈杂。”华重阳回答道。

“那不如就此离去……你与老夫一见如故,不如喝杯茶如何?”陆州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平和,很和蔼。

不能代入过去任何的威严和气势。

华重阳却摇摇头道:“来都已经来了,看看吧……”

他已经答应过教主和七先生……一定要完成任务,焉能半途而废?

事情虽然复杂,但还没到不可控的地步。

华重阳抬头看了下木架,说道:“陆前辈,真不是为此女而来?”

他在问的时候,眼中充满了质疑和不相信。

陆州知道,这个时候无论回答什么华重阳都不会相信。

于是说道:“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何必再问老夫?”

Tagged